虎胆英雄王彪(上)

  • 虎胆英雄王彪(上)已关闭评论
  • 21 次浏览
  • A+
所属分类:热点资讯

王彪,原名曲寿海,莒格庄镇孔家村人,1905年生,1940年入伍,1943年加入中国共产党。先后任牟平四大队战士、牟平公安局便衣侦查员、胶东区公安局武装工作队副队长等职。王彪会武术,枪法也好,他在战争年代的传奇故事,至今仍在民间流传。

机智脱险

1941年前后,抗战形势进入相持阶段,牟平从沐浴、下潘格壮、水道、小屯圈、龙泉以北为敌占区,日寇先后在牟平城、孙家滩、水道、玉林店、高陵、沐浴、尺坎、解甲庄、莱山、龙泉、上庄、酒馆设立据点。特别是水道据点,把牟平抗日根据地分割成东西两部分,西部为“山昔”“山朵”山区根据地,东部为昆嵛山区根据地。在抗日根据地和敌占区之间有个“v”型狭长地带,叫做游击区,那里是根据地军民进出东西根据地的通道,也是进出敌占区的缓冲地和跳板,更是敌我双方的争夺区,双方军政人员在那里频繁活动,进行着激烈的较量。

1941年夏季的一天下午,天空万里无云,一丝风也没有,太阳烤得大地如同蒸笼,热得人们喘不过气来。这时,王彪等三人通过化装出了“山昔”山口,下了喇叭山,来到院格庄和周格庄之间的马沙河畔。这里有许多大树和灌木丛,青纱帐也起来了。王彪走在头里,另两位拉开距离,跟在后头。走着走着,王彪突然闪身躲到一棵大树后面,高声喊:“一连,左面包抄!二连,右边迂回!三连,跟我来!冲啊——!”后面的两位侦查员,不知发生了什么战事,便机智地边跑边喊,紧跟着冲了过来。这时只见前面道旁树后,河边草丛中,跳出几个便衣和二十几个穿黄皮的伪军,慌不择路呼呼隆隆窜向西北方向,眨眼之间无影无踪了。这是怎么回事呢?

王彪这人看起来高大粗壮,一副憨乎乎的样子,实质他粗中有细,耳朵特别灵,眼睛特别尖。这天,他正走着,忽然听到前面青纱帐里传来“刷——刷”的声音,心想,今天没有一丝风,树叶一动不动,怎么会出声呢?他正想着,突然眼前有道白光一闪,像是草帽一晃不见了。他心里一动:不好,敌人!他脑子飞速转动,往后退,暴露虚实,敌人会立刻追上来,那就更被动,后果十分危险。两军相遇勇者胜,只有迷惑敌人,趁敌人不备,勇敢地冲上去,才能变被动为主动,出奇制胜。于是,他果断地以营长的口气下达了战斗命令。他们三人以路旁的树木做掩护,齐声大喊。敌人真的以为遇上了八路的大部队,胆战心惊,夹着尾巴落荒而逃了。

忠心赤胆

1941年11月,王彪在敌人的枪口下经受了死的考验,显出了英雄的本色。一天深夜,刮着北风,乌云密布。王彪最后一个从哨位被叫回来吃饭。他刚踏进大门,前后左右四支枪指着他。这时,他立即意识到孙振先叛变了。他想着如何应付,但为时已晚,早有人下了他的武器。王彪被推进屋,坐在墙旮旯里,面前坐着六区队战士,都没有了武器,也不见他们的李队长。孙振先正同八仙桌旁边四个人说着话。王彪认识那四个人中的三个,心里骂道:水混了,乌龟王八都露相了!

王彪正想着怎样脱身时,酒宴开始了,桌上摆着大鱼大肉。孙振先污蔑了一通共产党八路军之后,朝着王彪他们说:“兄弟们,今后跟着我干,保证天天吃好饭,像过年……”“那是!那是!”八仙桌边的四个人,随声附和。这些反动家伙,正洋洋得意他们的阴谋得逞。一个个划拳打赌,越喝越凶,已经东歪西晃了。王彪乘机走向前去,拿起杯来咕嘟咕嘟喝下两大杯白酒,他端着酒杯,晃着身子,瞅着他们不注意,摸起四个手榴弹,拿起一支长枪,晃晃悠悠出了屋门,假装换岗去。见院门锁着,无人跟踪,把枪横搭在背后,窜上猪窝盖,爬上墙头,越过铁蒺藜,一纵身跳到墙外,不想跌在一块大石头上,当场就昏死过去了。

王彪醒过来时,见自己躺在摆酒席那间屋的地上,双手绑在身后,身上正淌着血。孙振先见他苏醒了,吼道:“老子真心待你,你倒背叛我!一句话,到底跟不跟我干?”“我是人,不是狗,人不能跟着狗乱跑!你说八路军哪点亏待过你?你倒好,过河拆桥,坑钱叛变!”“嘿嘿,你是敬酒不吃吃罚酒,我就给你个痛快。”孙振先被激怒了,小瘦脸变得干黄,猛地往王彪嘴里塞了块抹布,“来呀,拉出去毙了!”随着孙振先的喊声,“五大金刚”一齐扑向王彪。

当初孙振先被苗占奎打垮后,如丧家之犬,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,他带着五个生死弟兄——“五大金刚”于1941年初投向牟平抗日民主政府。后来政府将他们编为盐务队,又把县公安局的王彪调进去,共七个人,在北部沿海开展工作。当年秋天,上级需要一台油印机,孙振先说他有门路可以买到。就在这天,他拿到600百元现金,又要只有六七条枪的六区队去护款和迎机器,连夜赶到莱山车家疃村头一所高墙四合院的大瓦房,和八仙桌那四位“上宾”聚齐,叛变了。

王彪的怒骂,刺痛了孙振先的要害,于是,他向王彪下了毒手。天阴得漆黑,北风呼啸,王彪被推到一处沟崖旁。就在逼他跪下、敌人刚撒手转身的一刹那,王彪就势一滚,跌下悬崖,一个鲤鱼打挺,爬起就跑。敌人慌忙向沟里连开两枪,高喊着,转了一个大弯,追向沟底。王彪心里明白,山在南面,拼命往山上跑。他嘴被塞着,手被绑着,跑不动,爬不快,眼看敌人追过来了。他急中生智,用力登下一块石头,那块石头顺着山坡滚向远处,就像一个人跌跌撞撞,落荒而逃。敌人上当,喊着“下面!下面!”都向石头滚动的方向追去了。王彪乘机加速向山上爬。爬到山顶,想找崆峒岛上的灯光定定方向,转了一圈没找到,反而迷失了方向。他避开狗叫的方向穿过山沟和树林,不停地向前爬。不知不觉爬到一个村头,被一位老乡救起,抽掉嘴里的抹布,解开绳索,为了尽快回县汇报情况,搭救六区队的战士,他顾不得停留休息,又急忙甩开大步往山上跑去。

天放亮时,王彪察觉自己是在荆山顶上,跑了一宿,还在敌人眼皮子底下。他不顾疲劳和浑身的疼痛,拼命往南跑。他跑着心想,这样很危险,容易被敌人发现,牺牲了个人事小,组织上不知孙振先叛变受到损失事大。于是,折了些桲椤枝挟在腋下,装成捡柴拾草人的样子,慢慢往南走。他绕过冶头、曲村,经过金村、马格庄,在进入根据地时,站岗放哨的妇救会员见他鼻青眼肿,衣服破烂,要路条没路条,唱八路歌不会,不相信他是县公安局的人,差点又被捆起来。直到勉强唱几句《昆嵛山小调》,弄清身份后,才得以通行。群众见他脸和四肢肿的很厉害,眼睛难以辨路,腿脚也不灵便,就用担架抬着他去找县政府。找遍了清泉埠、前柳林夼数村之后,第二天才在埠西头找到了。他及时详细地向代理县长王瑞报告了情况,赢得了主动。

虎口擒敌

1942年1月初,王彪奉命深入敌后,到车家疃村逮捕徐谷琴等反动骨干分子。

那天深夜,王彪在孙振先叛变酒席上见到的四个人——苗占奎原副司令王子善、驻烟台日军翻译官孙德崇、国民党特派员于再之、车家疃小学校长徐谷琴。他们沆瀣一气,策划孙振先骗钱、投敌,杀害六区队干部战士,其中徐谷琴、于再之是莱山北部勾结日伪的反动骨干分子。为了打击坏中之坏,震慑敌人,县委决定逮捕徐谷琴等人,端掉敌人设在车家疃小学这个反动堡垒。这个任务交给了养伤刚一个月的王彪和他的助手老王和小宫。

王彪三人详细地研究了情况,根据这次行动是在白天,距离远,时间紧,以及车家疃是在莱山、解甲庄、孙家滩三个日伪据点中心,敌人反应快速和顽固派部队活动频繁等特点,制定了出其不意,奔袭突击,明从大路去、暗由荒野归的行动方案。县委同意了他们的行动计划,并派出了少量兵力接应。

腊月二十二日这一天,是莱山赶集的日子,路上的行人很多。王彪三人经过化装,拉开距离混在赶集的人群中。行至莱山南村山下,王彪远远看到山坡上有盘查行人的岗哨,便假装休歇,停下来抽烟,等候老王和小宫。三人嘀咕了几句,都敞开了怀露出腰间插着的匣子枪,大步向前走去。

一个虾米似的哨兵,见王彪三人气高势大的样子,点着头,腰弓得更低了,刚要开腔,旁边那个快嘴的胖子哨兵问道:“兄弟,哪一部分?”“妈的,瞎眼啦?不认得是孙队长的人!”王彪硬邦邦地戗了一句,脸也没转,三个人一同大摇大摆地走过去了。“虾米”哨兵张嘴眨眼,没敢阻拦,那个胖家伙摸着脑勺站在那里深思了老半天。

王彪三人闯过了岗哨,整了整装,拉开距离来到集上,在人多的地方转了一圈,便向车家疃走去。路上很顺利,直接到达学校门前。学校在村头上,他们观察了四周环境,没有异样情况,王彪朝老王和小宫使个眼色,两人一闪身,一个守在大门口,一个随王彪进了大门。王彪端着枪,跳进办公室一看,徐谷琴、于再之等几个人全在场,看样子正开着会。徐谷琴、于再之认出是王彪,脸蜡黄,像泄气的皮球,瘫坐在椅子上,不吭声。小宫上去,一个个反剪起来。王彪说:“八路叫去受训,你们要识趣点,顺顺溜溜,我保证你们安全;不老实,可别说王彪不给好果子吃!”

王彪说完话,在前面押着四个俘虏,一出校门就向南山上扑去。老王和小宫左右分开,在后面掩护。王彪预料会有麻烦,随手在群众园边抽出一根蛋黄粗的新柞树条子,像赶猪一样,十几分钟就爬上了荆山顶。就在这时,敌人追赶来了,枪打的很靠近,残枝败叶,纷纷扬扬。四个俘虏有了幻想,磨蹭着不往前走。王彪明白,这是你死我活的紧急关头,丝毫不能迟缓麻痹,便抡起条子“啪啪”几声抽得他们直叫唤。王彪转到光山东南坡回头看看,见老王和小宫正左右交替着往后撤,敌人在山顶上居高临下,见王彪的人数少,又无长枪,便肆无忌惮地冲下来。老王和小宫临危不惧,打一枪换一个地方,撤到祥山村后,敌我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近了,敌人的火力封锁了王彪他们的去路,弹着点在他身前脚后打得泥土噼啪开花,情况十分危急。就在这时,接应的同志来了,吕凤斯迎上来对王彪说:“你们只管押着俘虏走,后面交给我!”

吕凤斯是东海独立营营长,是位女同志,她奉命带领一部分人埋伏在祥山村后。他让过老王和小宫,命令战士严阵以待。这时,二十几个敌人正直着腰杆往前冲。她一挥手,一排枪打出,几个敌人应声倒下。敌人万万没有想到那里埋伏着八路军的部队,吓得掉头就跑。王彪和吕凤斯押着四个俘虏胜利地回到了县委驻地清泉埠。